免费咨询热线:400-123-XXXX

益蕊故事
LOVE STORY
​​
是反抗命运,还是赞美受难? | 脑瘫孩子与命运的抗争
来源:益蕊慈善基金 | 作者:pmt35a364 | 发布时间: 1970-01-01 | 167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我们行善,是受着自己良心的驱使去做的。

——《这个社会会好吗》


      他是一名综合性脑瘫患者,我们看见的他是高大、阳光、帅气……这些词语用在他身上一点儿都不夸张。大概是西北汉子都长得比较硬朗,来自内蒙古的他身高177cm,大大的笑容常挂脸上,最惹眼的是那一双倔强的眉毛,如果不仔细看,很难发现他是一名脑瘫患者。说他倔强是从他说的话中发现的,我们请他分享了他自己的故事。

1992年3月18日,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我来到了这个世界,一家人都兴高采烈地围着我,满脸幸福笑意的看着我,那一刻我成了这个家的“主角”,大家都争着来抱我。


听妈妈讲,在我出生的那一晚上,爸爸一整晚都没有合眼,只知道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傻乐。“大家都盼着你呢,哭得那叫一个响亮啊,都说你将来肯定有大出息!”妈妈一说起我出生时候的事情就最爱说这句话。




时间叮咚叮咚叮铃,我就像春天抽芽的枝,沐浴着幸福一天天成长。

“你还一点点大的时候就很调皮了,喜欢大家逗着你玩。有一次你吃奶的时候,你爸爸在旁边给你做鬼脸,奶也不吃了就知道咧开嘴,咯吱咯吱笑个不停,那小眼睛啊,真是好看得很哩……”我最喜欢听妈妈讲以前的事情,讲我带给这个家庭的喜悦,讲那些遥远又泛黄的篇章。但我又最害怕听妈妈讲以前的事情,每次当妈妈讲起在从前的时候,她总是两眼明亮地望着远处,我知道远在远方的远山上,一定有她快乐的时光。妈妈是个勤劳、善良、勇敢的普通妇女,像每个妈妈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着我,她积极乐观、对生活充满了敬畏与感恩。

可是命运确却递给了她“一颗酸的柠檬”





我三个月大的时候,姑姑发现了我的不对劲,“孩儿爸妈,你们看这娃娃是不是有点不对劲……”。

据妈妈回忆,直到五个月我还不会坐,必须依靠家人的力量才能够坐起来,“身上没有骨头似的”妈妈说,“我们起初以为你是调皮,故意倒下逗我们玩儿呢……”,直到妈妈看着同龄的小孩子都已经开始学爬、学走。

我的情况被诊断为出生缺氧导致小脑的轻微瘫痪,从那时候起,我就开始了遥遥的康复之路。爸妈四处奔波求医,只要有关于治疗脑瘫方面的消息,他们毫不犹豫的就背着我去。我就一直在爸妈的背上待到了五岁。当我开始慢慢理解这世界的时候,我开始发问“我为什么跟大家不同?”

整个童年的记忆都离不开看病、康复,还有爸妈辛苦的模样。有一件事我印象极为深刻:那一次,爸妈带我去西安看病买药,花光了当时所有的积蓄,不得已去了山西的姨妈家暂住,他们在那里准备借钱做生意,然后继续给我看病。我妈不知从哪里听说有一个气功大师,什么病都可以看好,二话不说抱着我就去了。会场当时好多人都在听那位气功大师讲话,说到关于我这一方面的时候,妈妈抱着我冲上了台,当着那么多的人面儿就给那个气功大师跪了下去,抱着我边哭边说:“救救我的孩子,救救我的孩子吧……”吃再苦的药,摔再多次跤都没哭的我,那一次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眼泪渗进嘴里,原来命运这颗酸柠檬,又苦又涩。

六岁那年,我终于靠着自己的挣扎扶墙站了起来,爸妈看到了以后,看着我都惊呆了,你们可能没法想象他们那种开心和激动。那一次,我爸又一晚没睡觉,上一次是因为我出生。





到了该上学的年纪,我总算能自己走了,不过走路时身体晃得厉害,随时要摔倒的样子。学校的老师都面露难色,不敢也不想要我这样的孩子。爸妈是千万般苦求,最终答应只要爸妈接送我上学,并且承诺安全责任自己承担的情况下允许我进学校,我终于,我背着小书包“走”进了校门。

“既然你们有顾虑,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我是可以的。”——当时的我就带着点羡慕,带着点不甘心做了一个决定——自己一个人去上学,不要爸妈接送!这当然不容易,一路上摔倒,爬起来,再摔倒,再爬起来,可我没有放弃过,我也不哭。一直就这样,从小学到初中,由高中到大学,我像个走钢索的人,晃着走过。我没有再问过为什么,因为答案很简单,一切的安排都是美丽的,这也是一种生活。




我很认同席慕蓉说的一句话:生命本身应该有一种意义,绝不是白来一场的。大学毕业后我还信心满满的,直到我走过一百多家公司的面试,一次又一次地碰了壁,那么多年都没有过的挫败感和无力感终于袭上心头,我才又有了小时候在路边摔倒的无助感。

那时的我就像王小波说的,如一只挨了锤的牛,回到老家待业。一度以为故事讲到这里就要结束了,直到有人介绍我去益蕊继续做康复锻炼。

2015年夏天,益蕊慈善基金会来到了我的家乡,他们为脑瘫孩子提供免费康复救助,为的就是给这些孩子们一次重生的机会。益蕊的康复师对孩子们温柔、耐心,总是鼓励、指引孩子们不要放弃生活,更不能放弃康复。第一次走进康复中心时,我也第一次看到了那些跟我一样甚至比我更严重的脑瘫孩子,那些孩子的感受我都能够体会得到,于是我一边做康复,一边帮助孩子们,和他们沟通,说笑。看着他们一天比一天好,开心的笑着,我心里也很高兴。

随着对我的深入了解与信任,益蕊基金会给了我工作的机会,让我能够正式加入这个温暖的大家庭,为脑瘫孩子们去做一些事。

故事讲到这里,就像王子和公主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这颗酸的柠檬,变成了一杯甜的柠檬汁。我庆幸我有一个好家庭,他们没有放弃我,一直在背后支持我,鼓励我;我庆幸我遇见益蕊,他们包容我,一直信任我,帮助我,更给了我善良的信念;我更庆幸生命给了我生命,让我来这闹哄哄的人间走一趟。

我现在知道,浩瀚如银河,无穷如宇宙,生命之外还有生命,我们是尘埃般的存在。没有所谓命运这个东西,活着一天,就是有福气,就应该珍惜,应该努力,应该善良。






行善不仅让我们参与对美好世界的追求,而且帮我们守住内心的世界。对自己善良,对身边的人善良,对这个世界善良。那么,这个世界,会好的!